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小说农门毒妇 第4章 只是个毛屠夫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君臣文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小说农门毒妇 第4章 只是个毛屠夫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君臣文

发布时间:2020-02-14 18:06:4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菠菜超人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门毒妇又磨刀了》的小说,是作者菠菜超人创作的科幻空间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清凉的夜,夜里下起了大雨,郝绣花儿端着腊肉在树底下站着,身体被淋了个透。 从头到脚,乃至嘴唇全湿了,那盘刚炒好的腊肉也不例外。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在线阅读<<<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免费试读


清凉的夜,夜里下起了大雨,郝绣花儿端着腊肉在树底下站着,身体被淋了个透。

从头到脚,乃至嘴唇全湿了,那盘刚炒好的腊肉也不例外。

郝绣花儿不想再等下去了,她觉得再等下去也毫无意义,端着手里的腊肉准备往回走,就在这时,泥巴路中央突如其来的影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影子踉踉跄跄,不间断的往前走,似乎都没有在意四周是否有人。

没过多久,影子倒下去了,倒在长满杂草的路边上。

郝绣花儿跑过去看,只见那人面部朝下,身子像打卷似的蜷缩在一起。

雨还在下,仿佛在用另一种方式叫醒地上昏迷的人。

郝绣花儿心揪了一下,在救与不救之间徘徊。

最终,她还是决定把男人带回去。

皱着眉头,郝绣花儿将男人竖起来,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扛着男人回家。

男人全身都湿透了,郝绣花儿也是,看着男人指甲缝里都是泥巴,郝绣花儿忍不住帮他擦洗了下。

擦掉脸上的污垢,男人的真容露了出来,头发蓬松凌乱,但是那颜值是非常扛打的。就拿郝绣花儿现在的小溪村儿比,那也算得上数一数二。

看着床上俊朗的男人郝绣花儿愣住了。

这么年纪轻轻,又这么好看,怎么就乞讨了呢?

她知道生活不易,但这也不是堕落的理由啊!

郝绣花儿决定了,她要改变这个男人,顺便完成系统交给她的任务。

撑着下巴,郝绣花儿眨了两下眼睛,这时男人醒了,望着四周陌生的景物半天没缓过来神儿。

看着旁边的郝绣花儿,男人更是一愣,心想:她又想干什么?白天看他的笑话还没看够?现在又想折磨他?

扫了一遍郝绣花儿,男人从床上竖起来,拖着饥肠辘辘的身子,踱步到大门口。

郝:“你去哪儿?小命不想要了吗?外面还在下雨。”

冷:“不用你管。”

郝绣花儿想留下他,不料男人的一句话让她语塞。

留下冰冷的话,男人径直出门,出门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已经被凌辱惯了,还怕什么雨呢?

至于郝绣花儿嘛!····他觉得,只不过是在变相的羞辱他。

男人全身疼痛的从郝绣花儿家出去,外面的雨小了很多,他顶着细雨踱步到大树旁,习惯行性的在旁边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就听见村儿里有人死了,郝绣花儿心惊的从床上竖起来,穿好衣服,皱着眉头在村子里转悠。

在一棵大树旁,郝绣花儿发现了男人,两眼紧闭,安详的睡在那儿,和死了差不多。

他···不会死了吧?

郝绣花儿拼命的问自己,这时系统小丁刚好上线。

【放心主人,他没有死。】

郝绣花儿还是有些不放心,跑到男人面前,用食指试探了下鼻息,感觉手指温热,这才大喘了一口气。

“你在干什么?”

突然,男人醒了,见郝绣花儿站在跟前,很烦躁的问。

郝绣花儿将实话告诉了他,说怕他在外面死了,男人白了她一眼,继续翻身睡觉。

郝绣花儿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尴尬,继续用导师的口吻给男人上课,希望能感化他,可谁知男人压根儿就不想理她。

郝绣花儿觉得一定是说话的方式不够真诚,于是说了一遍说二遍,最后把男人给说烦了。

“不用再说了,你走吧!”

男人不耐烦的说着,在他看来郝绣花儿就是假仁假义。

说什么抛弃过去重新开始,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主人,真诚不是这样用的,你这样他会更绝望的。】

系统小丁再一次发来提示,郝绣花儿感觉她快要疯了,这个男人油盐不进,这个任务她感觉很难完成。

“那要怎么做?”

【你得用真心打动他,要让他觉得,至少有你在他不会觉得孤单。】

这么麻烦?

郝绣花儿皱了两下眉,又看一眼下面心如死灰的男人。

她搞不懂男人干嘛这样要死要活的?

不就是被人赶出来了么?

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天天受人白眼,还不是死皮赖脸的活着?

就在郝绣花儿站在男人面前犹豫时,又收到一条系统发来的任务。

这次的任务是去李婶家杀猪,做完任务又继续回来做附加任务。

听到脑子里小丁的欢快音,郝绣花儿急忙回去收拾东西,自从脑子里有这个系统后,她就一天忙的跟什么似的。

【主人加油哦~小丁看好你。】

系统时不时的来一句废话,郝绣花儿没有理她。

心想:一个附加任务就把她电了两次,这次她心里还真没什么底。

李婶儿和郝绣花儿同村儿,家里添了孙子给媳妇儿做月子需要猪肉,因住的地方偏远,好多屠夫都不愿意去。

李婶儿:“我说老头子,你赶紧下山找个屠夫把咱这猪给杀了,再这样下去,你孙子就没奶喝了。”

李大爷:“找了,都说太远,都不愿意来。”

李婶儿:“我可不管,你就是绑也要给我绑个屠夫上来,饿坏了孙子,我要找你拼命。”

·····

老两口在屋里吵翻天,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大爷跑出去开门,门一开感到特别意外。

“郝屠夫,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快快快,里面请。”

本来就因屠夫的事被骂的李大爷,看见郝绣花儿来,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将郝绣花儿请进屋,好吃好喝招待着,工资也给开平时的两倍。

见孙子有奶喝,李婶儿更是眼睛水都出来了,李家世代单传,就这么一根儿独苗,他们看的跟宝一样。

“婶子,你家猪在哪儿啊?我先看看。”

“在后院儿。”

领着郝绣花儿,俩人来了后院,后院有一个猪圈,里面养着一头大肥猪。

“婶子,你家猪挺肥啊!”

“是啊!专门养着给荷花坐月子用的。”李婶儿用特别不容易的眼神看了郝绣花儿一眼,郝绣花儿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

以平淡的语气说道:“放心吧!婶子,你去把水烧好,我这就给你杀。”

“诶!好。”

李婶儿点点头,随后往厨房走去,吩咐李大爷烧好水,她去帮郝绣花儿打下手。

“绣花儿啊~水叫你李叔烧着了,你看还有啥需要我帮忙的?”

“不用了婶子,你叫叔叫几个后生来就行。”

说完,李婶又挨家挨户叫后生,此处地理偏僻,住的人家也不多。

没过多久,李婶请了四个后生回来,个个年轻力壮,一看就很有手劲儿。

后生甲:“哟!这不是郝绣花儿嘛!怎么?没地方请你杀猪,就上赶着来我们这儿了?李婶你也真是,怎么请这么个毛屠夫?”

李婶与后生相互打眼色,郝绣花儿也明白,肯定是李婶跟他说了什么,不然后生不会平白无故说出上赶着这类的话。

见郝绣花儿没做声另一个后生又接着补刀:“是啊!郝绣花儿的手艺咱们村儿里人都知道,请这么个屠夫,李婶儿你就不怕你家荷花啃到猪毛?”

两个后生一人一句的附和,就跟搭戏台子一样。

李婶儿也知道,把郝绣花儿逼走了这猪就杀不成了,一脸尬笑,虚情假意的说道:“哎呀,你们别这么说绣花儿,虽说杀猪的手艺是差了点儿,好歹工钱要的合理不是?”

后生甲:“她敢不合理吗?就那手艺?有人给钱就不错了。”

后生甲嫌弃的朝郝绣花儿看一眼,其余几个后生都没有做声,李婶儿也被弄的下不来台。

打了句岔:“绣花儿啊~你叔烧的水应该差不多好了,你先准备准备,我去叫他啊!”

说完,李婶着急忙慌的朝前院走去,李叔在炉灶前烧水,站起来问:“怎么了?”

“水烧好了没?烧好了赶紧的,杀完猪好让郝绣花儿走人。”

后生的一番话让李婶觉得丢人,别人都请好屠夫,而她请毛屠夫,就在刚才,最后一番话还让自己打脸。

“你急着赶人走干啥?我工钱都给了,而且还是平时的两倍。”

李叔的话彻底让李婶儿按耐不住,拽着他又捶又打,竖着指头骂道:“你个老不死的,你是钱没处花了是吗?你花两倍的钱请个毛屠夫,你以为钱是天上掉的。”

“那我也不是看你当时急嘛!”李叔试着辩解。

“急就该乱花钱了?我告诉你,猪杀完后你得找那毛屠夫把那多余的钱要回来,不然我跟你没完。”

数落完李叔,李婶儿气的脸红脖子粗,这次干脆不装了,直接拉搭个脸出去跟郝绣花儿摊牌。

“不是叫你准备的吗?怎么还没准备啊?实在干不好,工钱就退了吧!”

李婶儿故意发牢骚,郝绣花儿也不知她哪根筋不对。

准备?

你水没烧好,她再准备有个屁用。

“我准备好了,你叫叔把水抬来吧!”

郝绣花儿一脸不乐意的说着,李婶儿黑着脸进屋,走到灶台前怒气冲冲的说道:“提水杀猪。”

李叔提着开水走出去,李婶儿在后面跟着,生怕李叔又背着她给郝绣花儿钱一样。

见李叔把水提来,郝绣花儿叫几个后生帮忙赶猪,猪好不容易抓到,其中一个后生又故意放手。

后生甲:“郝绣花儿,你会不会杀猪?毛毛躁躁的,你这不是成心耽误大伙儿功夫?”

郝绣花儿不服气的看他一眼,明明是自己的错,现在却来反过来倒打一耙。

呵!真是佩服。

郝绣花儿又重新把猪抓回来,这次没让后生上手,直接到猪笼把猪解决了,“嗦嗦嗦”两刀,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

众人都被郝绣花儿的操作吓到了,几个后生鬓角流汗,其中甲后生心虚的擦了两下。

猪杀死后,郝绣花儿直接将猪劈开,猪被分成几块,提着块子肉郝绣花儿拿到桶里脱毛。

猪被杀死到脱毛总共不到十分钟,郝绣花儿麻利的完成了,杀猪刀有力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

作者:菠菜超人类型:科幻空间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门毒妇又磨刀了》的小说,是作者菠菜超人创作的科幻空间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清凉的夜,夜里下起了大雨,郝绣花儿端着腊肉在树底下站着,身体被淋了个透。 从头到脚,乃至嘴唇全湿了,那盘刚炒好的腊肉也不例外。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