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帝宫禁宠》宫禁糜烂可以同房吗 平胸小受文 帝宫禁宠Basher

帝宫禁宠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音音,月光的小说是《帝宫禁宠》,它的作者是卿非语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帝浅音有了一丝意识。偏头望着地上蜷缩成一团的男人

|更新:2021-03-20 15:01: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音音,月光的小说是《帝宫禁宠》,它的作者是卿非语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帝浅音有了一丝意识。偏头望着地上蜷缩成一团的男人

《帝宫禁宠》免费试读

帝浅音有了一丝意识。偏头望着地上蜷缩成一团的男人,嘴角微微上扬,长年不出声,音线都开始沙哑的恐怖:“没死吗?”

不用等待回答,她的头又开始隐隐疼了起来,大片的空白,然后沉寂。动了动双手,死水般的眼眸闪过嘲讽:“白苍那老不死的倒也有些本事,一把昆仑剑竟然也困了我十年。”

手和脚皆备冰冷的链条穿插入骨钉在墙壁内,皎洁月光下,一把通体冰寒的剑正精准无比的插在她的心口处。十年来日以继夜的吸收着她的灵力,昆仑剑也算到了极限,否则刚才她也不可能仅凭一个虚掌就把地上的男人给拍飞了。

十年。呵呵。从没觉的十年会变的如此的漫长,那如指间沙般的细水也能如此缓慢的从她生命中流过。

地上的人似过了很久才能动。悉悉索索的衣服布料摩擦声传来,紧接着是沉闷的咳嗽,他撑着膝盖想站起来,奈何刚才一记虚掌远远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虚晃两下噗通一声又跪倒在了地上。

他索性也不急着起来,捂着胸口安安稳稳的盘腿坐了下来。

东境天塔,统共三十二层,高达数百米。在宋国境界再无一塔能高过它,是被八国列入最接近神的宝塔。当初建它的时候,他就想如果能把她永远留在这里,他甘愿永生永世堕入无间地狱。

好像是上天听见了他的祷告,白苍出现的如此及时。

他也犹豫过的,昆仑剑刺入她的心口时他的心也跟着疼痛难耐。

白苍悄声对他说:皇上放心,帝姬是不死之身,不会感到疼痛的,这是唯一的办法。

可是也仅仅是十年而已。十年便到了尽头。

万物都有始有终,昆仑剑也不为例。

黑暗中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听见他的声音颤抖不止,仿佛他整个人都冰冻在极寒的地带,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音音,求你······别走······你要什么,我都给。”

她听的好笑,咯咯的笑声如顽皮的孩童天真烂漫。笑了一会,她转动唯一没被困住的脑袋,视线也不锁定地上的人,似透过那个身影看向大门后,毫无焦距:“宋箫弄,十年了,你现在来问我要什么?”

地上的人猛的一僵。许久后传来压抑的哭涕声,断断续续,像被扯断线的铜铃,喑哑刺耳:“音音,我错了,我错了,你别走,好不好?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

“爱?哦,原来这就是你们人的感情。”她的声音平仄无波,仿佛真的只是在叙述一件得以证实的事情。然宋箫弄却是心痛难忍,再也顾不上身体上的疼痛,双膝跪地一路爬到她的身边,抓着她的手怎么也不敢放:“不要离开我,我可以不当八皇之首,我不要这天下了。音音,只要你答应不离开我,我什么都不要的,真的。”

帝浅音有些悲哀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十年来,他褪去了稚气青涩,俨然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英俊非凡,高冠博带,眉目泼墨浓黑。可是他却在自己面前哭的跟个孩子一样。

她疑惑当年为什么选了他?

哦,对了,当年的宋箫弄虽然青涩,可是眼中却有着一股王者霸气,孤傲、唯我独尊。

现在呢?只剩下痴迷的爱恋。

到底是她错了还是他错了?

她终是叹了口气:“宋箫弄,我是帝姬。”

一句话却把他打入了十八层地狱。是啊,她是帝姬,天地之姬,拥有最接近神的能力,所以也是最无情最冷血的人。神怎么可能会有七情六欲呢?所以不管他怎么痛怎么难受,她都毫无感觉,只会用悲悯哀怜的眼神看着他,仿佛他只是一个爱闹脾气的孩子。

他近乎绝望的匍匐在她的身前,眼睁睁的看着昆仑剑一点点离开她的胸口,冰绡锁链分崩离析。

从没这样绝望过,心口痛的好似再也不会有明天了,他都这么爱她了,她怎么可以对他没有一点留恋呢?帝姬帝姬,就因为是帝姬?呵,多可笑,他就不相信她的心是石头做的。

她站在他的跟前,像十年前无数个日子一般抚摸他的发顶,柔声细语问一句:“囚我十年可满意了?”

泪水模糊了眼睛,他不敢抬头,不敢听她的脚步声,不敢呼吸······他是八皇之首啊,可是他此刻却是如此的懦弱、胆小。

音音,你为什么就不爱我?

帝浅音抬手推开木门,外面一片霓火绚烂,天空中忽起忽灭的烟火宛如潮起潮落的海潮,席卷她整个身躯,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月光下,她仍旧是一袭白裳如雪,长发披肩,纤姿袅袅站在窗前轻声问:“可愿伺候于我?”

角落中的人突的抬头,有点不敢置信,隔了半响才磕磕绊绊回道:“奴婢···愿意。”直到那女子走下去好几层,云纱才如梦初醒,帝姬开口说要她跟随她了?!她也答应了!说不兴奋是假的,要知道跟随帝姬身边伺候那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只是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皇宫会不会有点说不过去?

站在楼梯口她忍不住朝门内望了一眼:皇上看上去真的很伤心呢!看的她都有点不忍心了,帝姬怎么可以走的那么干净呢?难道十年来对皇上当真一点情分也没有吗?

坛辉殿内此刻正一派歌舞升平、琴笙脆响,偶尔夹着着几声歌姬调笑声。觥筹交错,杯盘狼藉。皇宫内总有一块地方是供来吃喝玩乐消遣的。

云纱绞着衣裙不安的站在帝姬身后,一会瞅瞅坛辉殿的地方,一会看看帝姬的背影。她总觉的帝姬有下一秒就冲进去的冲动。

正当她天人交战的时候,前面的人开口了,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皇后可在里头?”

云纱赶紧低了头毕恭毕敬回:“在的。今个秦国使者来访,皇后在里头会着呢。来的是个世家,在八国内都有点地位呢,皇后不敢怠慢。”她觑了眼偷偷瞄了瞄跟前的人,心里虽疑惑,却也不敢多做声。

半响后,珠玉清脆般的声音响起,只一个淡淡的“嗯”字,然后身影一动,已然隐没在了黑暗处。

《帝宫禁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