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衍仙途》无极仙途天衍神君 傲娇受 天衍仙途小顶

天衍仙途

现代言情连载中

《天衍仙途》是柳辰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衍仙途》精彩章节节选: 只见一只形容古朴的石戒被祭在半空之中,五彩宝光毕

|更新:2021-01-25 15:01: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天衍仙途》是柳辰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衍仙途》精彩章节节选: 只见一只形容古朴的石戒被祭在半空之中,五彩宝光毕

《天衍仙途》免费试读

只见一只形容古朴的石戒被祭在半空之中,五彩宝光毕现,一股至清至纯的先天元气从中直射出出。片刻后幻化成一只极美的五彩天凤,比之前世雨殇自认为最美丽的孔雀何止美上百倍,一双如火焰般的紫眸望向四下里的诸人,最后独独目注梅玄引,声若天籁般对着玄袍之人说道“咦?你不是那人?未及千年,为何扰我分神,你可知罪?”却是先行向其问罪。

“禀天凤仙尊,师祖己于数百年前仙逝。只因为形势所逼,故被迫开启混元戒,还望仙尊莫要降罪。今日我与铁兄将有一次生死之战,胜负难料。而吾之**虽身具玉凤血脉,可是命运多舛,今若我之战败雨殇必遭Jian人所害,望仙尊见怜!”梅玄引望了眼神情凄楚的雨殇肃然道。虽然有那人的保证,可是那人也好象被人掣肘。

“也罢,即有我天凤一族的血脉,保之却无不可。不过既然千年之期未到,应你今日之所求,我也需收回这混元戒,全我十万年之约。咦!这位小辈却是有些我朱雀妹妹稀薄的血脉,只是见了本尊为何却是不行礼。”五彩天凤神色孤傲地望着那只四阶赤阳鸟淡淡道,虽然语声清冷,却有着不容质疑意思。

“你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但我朱雀一族却也是真灵圣族。然则世人皆只道我朱雀一族不过是你天凤一族的附属所在,我又为何要敬你。”那浑身赤焰的赤阳鸟不以为惧道。

“好!好!你族真主尚对我礼敬有佳,见我之时尚要叫一声姐姐。想不到你一个小小赤阳鸟却也敢对本尊无理。”只见其羽翅轻挥,却是要灭杀此子。

“月影前辈!切勿如此?这小鸟儿只因被人所制,而爱儿也在此人手中故而与人签下主仆之约,所以言行无状。还望前辈救下此子,莫让人辱没了我真灵一族的颜面。”却是那只金精莽不忍赤阳鸟就此陨灭而自雨殇体内飞出相劝道。他本是实不愿见这只真灵,早早的没入雨殇体内,奈何这只小鸟出言无状,得罪那人,可是却是与他有恩。

“金悦,你何故变成此等模样,你家圣祖呢?”五彩天凤一见这金精莽先是一怔,转而问道。

雨殇闻得此言,心中叹道“我本知这只小金蛇来历不浅,却不想是与玉凤一样的所在。”却是心中盘算着是否恳求这只天凤救救自己的爹爹,却是轻轻摇了摇头,爹爹生性清傲,为我求情己是艰难,若是见我为其求情,却是——顿时打消了念头。

“晚辈只因天姿有限,承受不住那三九小天劫,被击的神魂俱灭,仅存这一丝神念来到此界。圣祖大人遨游太虚神出鬼没,小的实在不知”金精莽心有余悸的说道,却是不堪再去细想。

“嗯,我虽为天凤分念,然则千年之期未到,这神念修为也未全复只在元婴初期的修为。却是帮不了你,至于这炽阳鸟却是该罚。”转而看向那黑衣青年“今日我也不亲取你性命,但你辱及我真灵一族却是该死,念及你未伤他的性命,但命你即刻解除与这赤阳鸟的主仆血誓,释放那小孩。不然,虽然未至千年之期,我也要将你体内两个魂魄一并灭杀以报今日辱我族人之耻!”

“仙灵大人之言,你可听到,你若不想死就快快放了那小赤阳鸟和这四阶的赤阳鸟。”那黑衣人却是自言自语道。

不过片刻,一道赤红色的血符自那赤阳鸟体内浮出体内,瞬间燃起赤黑色的火焰化为飞灰,一只全身赤红色的小鸟自那黑衣人的腕上的灵兽环中飞出,欣喜地飞到四阶赤阳鸟身上。

“谢天凤大人相救之恩!”却是赤红色的金足欲跪下相谢,却不想一股强横的劲力硬生生让其跪不下来。

“哼!我可当不起你一跪。不过重罚却是少不了,此间事了,你需随我回真灵之界为我守山门一千年,至于这只小雀就给这女子作代步之用吧。”却是凤目一扫雨殇“你可愿意?”

赤阳子听得将被天凤带回真灵界本是欣喜异常,但闻得自己的幼儿要与己分离,却要为人代步。心中微惊,但是听到天凤后面对其的传音之言,顿时心中大定。

“赤阳子愿意!但凭天凤大人安排。”

雨殇自是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师哥的自爆,素心的陨落;身边却是多了一个小屁孩。却是耳边响起了声凤鸣之声“你且随我去吧,日后有缘自会与此人相见。”

“不!雨殇已经没有了娘亲,不能再没有爹爹!”雨殇却是坚定地猛摇玉首,酸楚的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洒落。

“即是如此,我可以答应你看完你父亲与此人之战。但你必须答应我不管结果如何,你都必须答应我离开此地不可有任何异意。不然此刻我便将你制住,带你离开。”却是不等她回答,凤目一瞥那白发老者“你这小老儿莫非要我大开杀戒不成,还不快滚。”

“是、是、姬某这就离去。”本来身有黑凤血脉的姬冷云希望能够从五彩天凤那得到什么好处,却不想被呵斥。虽然也是心有不甘,但却是灰溜溜地驭着飞剑迅疾的离去。他哪里知道那墨凤与五彩天凤相争十余万年之久,终是得不到半点好处,更是处处受到掣肘,一怒之下入那魔界。

另一边的梅铁二人却是战的正酣,那柄魔龙剑果非凡物,每斩一下都幻化出十数余只相当于筑基期魔兽,又都以魔禽为主,端的叫人防不胜防。而梅玄自是不弱,祭出两把飞剑,其中一把却是带起无数蓝芒,更是幻化出一把把蓝色冰剑,另一把玄色铁剑却是刺出一道炫目之极的罡风直把那些被瞬间冰封数百只的魔兽给化为无数碎裂的冰块。

“好!不愧是铁某敬重的汉子!却不知梅兄是否接的魔龙斩的第二招。”却见那黑衣男子左手斩下右臂,却是将整条右臂化为一道殷红的血柱喷向魔气翻滚的魔刀之上。顿时,吸食了精血的魔刀魔光大盛,翻滚的魔气中更是出现了三只相当于金丹初期的魔莽和数百只筑基期的魔兽。随着他的一声暴喝,却是斩向那两柄飞剑。

两柄飞剑却是发出一声清鸣,相互交织在一起,变成一柄丈余大小银玉色的巨剑,斩向那三只金丹期的魔莽。一时间却是难分胜负,雨殇虽然心中大急却是无计可施,只是紧咬朱唇,眼含清泪。而那只小赤阳鸟却是安然的附在雨殇的肩头熟睡过去,雨殇足下的那只小青鸟却仿似有些畏惧扭转头看了看那只小家伙。

一声巨响,那三只魔莽仿似受了不小的伤,十数个尺许大小的口子中喷出股股魔烟,不一会却又愈合的没有任何痕迹,而那数百着筑基期的魔兽却是少了小半。但是那柄巨剑却也仿佛似受了些损伤,灵气也不如之前般至纯。

“铁兄的魔龙斩确实非同小可,若是还有第三招,梅某必败。”梅玄引却是诚心赞道。

“梅兄何以料定,铁某就施展不出第三招呢?”黑衣男子淡淡道。就好象二人在相互切戳一般,可是急坏了在黑衣男子体内的另一个元神。只能传音于铁斩飞“姓铁的小子,你还不快将此子,斩于此刀之下更待何时”

“好!好!”却是将重生而成的右臂和右腿一并斩落,神情坚定地望着梅玄引,向其斩去。那老者自然不知道前面一个好是说与梅玄引听,而后面一个好却是说与他听的。

却在这时,发生了一幕令人十分震惊事情,那黑衣男子竟然身形幻化到那把巨刀之下,仿佛甘心情愿被自己的魔龙刀斩下似的。可是在这时黑衣男子头顶却是跳出来一个三寸余高的小人,迅疾地没入梅玄引头部。

“哈哈哈!你们当我不知道你们的图谋,我不过顺势而为。怎么?你!你竟然早己做好自爆的准备。”却是发现自己已经被一道赤金色的符给短时禁锢住了。只要给他十分钟他就可以逃出生天,可惜!

“你当我二个不知道你的图谋吗?你在见到我之时早己下定决心要将我与铁兄一并做为你躯体,供你修炼那仙魔合体大法。若不是为了雨儿,我要这残躯有何用。现在既然雨儿有所依托,我自要助上斩飞兄一臂之力。”却是回转头望向雨殇,只是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却是不知要说哪句才好。只是柔柔道:“雨儿,我未能如你娘亲所托,助你修成大道,实愧对于她。为父不希冀你修成什么大道,只望你开开心心度过一生,余愿足矣。清暄、我来陪你了!”却是大喝一声,全身变成光亮刺目的火球,瞬间爆裂成无数碎片。

“爹爹!不要!”口中凄苦以及却是只来得极乎出这一句,昏死了过去。

“梅兄,你怎可如此,你本该可以躲过一这劫的!”被浓雾遮掩住的英俊无比的面庞却是泪流不止。却是回想起最后梅玄引传音之言。

“铁兄虽然与那老魔共存一体,然则向道之心坚如盘石,虽经万刀相磨噬却不改初衷。可是我梅玄引,虽生犹死,若不是有**记挂于心,早随亡妻至那九幽冥府而去。”随着梅玄引的陨灭,和那老魔元婴被灭,一切又归于平静。

“你这小魔,既然得以重生,就应好好勤加修炼不可让外物染己心神,他日飞身魔界却非是不可能事情。”五彩天凤如天籁般的仙音若暮鼓晨钟般惊醒了铁斩飞。一股至清的混元之气更是注入其体内。让其勉于沉湎于梅玄引的陨落中,他本就是心智

《天衍仙途》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