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非君勿扰》非君不嫁腹黑小狂后 健全文 非君勿扰娘受

非君勿扰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陈母,邢玮然的小说是《非君勿扰》,它的作者是夏牧禾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色已晚,一轮皓月当空,月光皎洁,却散发着阵阵寒

|更新:2021-01-20 10:04: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陈母,邢玮然的小说是《非君勿扰》,它的作者是夏牧禾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色已晚,一轮皓月当空,月光皎洁,却散发着阵阵寒

《非君勿扰》免费试读

天色已晚,一轮皓月当空,月光皎洁,却散发着阵阵寒意。

秋玉容回到家,她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庆幸的是,陈母已经睡了。她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然而陈母还是醒来了,也许是因为病痛,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吧!

“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秋玉容本以为她已经入睡了,哪知陈母冒然一句狠话,吓的她花容失色。

“娘,您,您还没睡啊!”不安和恐惧侵蚀着她,致使她感到全身发麻。

“睡?我空腹怎么入睡?我要的饭菜呢?”陈母看着秋玉容,上下打量了一番。

“空手回来?你出去了一天,居然空手回来,秋玉容,你存心想饿死我是吗?你…”陈母气的两眼突兀,一副要抓狂的模样。

“娘,玉容不敢,玉容真的是没有办法啊!娘…我真的是走头无路了。”秋玉容猛的跪在地上,发出一声振响,膝盖剧烈的痛她无暇顾及。

“你不敢?你没办法?秋玉容,你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不清楚吗?你就嫌我是个累赘,拖累了你,不然你早就远走高飞了,是吗?”对于陈母的无理取闹,她不知道该作何解释。

“娘,您知道,玉容没那样想过。”秋玉容泪流满面,哭的梨花带雨。

“你有没有那样想,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少在我面前装可怜。滚,滚远点…”陈母嘶牙咧嘴辱骂道。

“娘,这就是玉容的家,您就是玉容的亲人,玉容哪也不能去啊!”秋玉容哭着跪到陈母面前,扯着陈母的衣袖。

“你滚开,这里不是你的家,我也不是你的亲人,我没有你这种不孝的媳妇。”陈母用力推开她,也许用的力度太大,秋玉容被推到一旁,头不小心撞到床柜上。一阵吃痛,鲜血一滴滴的从发间流到额头,再滴落地上。秋玉容伸手碰了一下头发,湿湿的还带有温热。

陈母看了心一惊,随即又骂道:“滚出去,别让我看见你这副熊样,害的我睡不好,做恶梦。”

陈母心虚的躺回床上,用那早已缝补了无数次的棉被遮住身体,及头部。

秋玉容含着泪水,不再作声,她吃力的爬了起来,用手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一步一步走出房门。

“真是个丧门星。”这是在她走出房门后,听到陈母的最后一句话。人心都一样是肉长的,是红色的,可是却为什么会有人那么毒辣,狠心呢?

好好的星光夜,怎么就布满阴云?下雨了,下了好大的雨啊!也许秋玉容的事迹,把老天爷都触动了吧!连老天爷也在可怜她,为她流泪了。

在雨中,她没有拒绝雨水的冲洗。雨珠散落在她的身上,渗入发丝,与血混在了一起,就连伤口的疼痛感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麻木。雨水洗尽了她身上所有的污泥。

当新的一天开始时,伴随着鸡鸣声。黎明,天很清很蓝,空气也是格外的清晰,也许是因为昨晚下过雨的原故吧!

陈家出奇的安静,往常可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陈母从睡梦中醒来,她细听屋外。没有火柴声,没有煮饭时发出的碗筷声,四周一片安静。她好奇,也很纳闷,缓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出房门。厨房里,没有烧柴,很是冷清。

“秋玉容呢?”她环顾了一下四周。

“对了,昨晚她的头撞到了床柜上,出了好多的血…”她回想着,眼睛转动一番,直奔柴房。果然,秋玉容卷身躺在干草里。

“喂,秋玉容,你死了没有,快起来,我要吃饭,快去煮饭。”陈母用她手中的拐杖,在秋玉容的身上捅了两下,没有回应。

“秋玉容,天亮了,你还睡,快起来做饭,你想饿死我这个老太婆啊!”陈母有点心慌,不管怎么说,她还是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她若是死了,自己就真的是无依无靠了。

秋玉容吃力的翻过身,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陈母,“娘…”

陈母见她没死,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既然没死就别躺着,赶紧起来做饭去。”陈母厉声道。

“是,娘。”望着陈母离去的背影,她努力坐了起来。一晃间,眼前一片漆黑,只感觉头好痛。昨晚的伤口,她只用了点草药随便处理了一下。

“呵,我这条贱命可真够硬的,难怪会克死丈夫。”秋玉容无奈的自讽道。

正午,秋玉容拖着沉重的身子,抱着一木盆的衣物去河边清洗。昨晚淋了雨,染上了风寒,可是没钱抓药治病啊!帮人家洗衣服挣的钱,要给陈母买药,所以她也顾不上自己了。

“哎呀,玉容啊!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啊?好深的一道口子。”在一旁洗衣服的林大婶疼惜道。

“大婶,我没事,昨天不小心给撞的。”虽然她强颜欢笑,但是任谁也知道,一定是她家那个恶婆婆的杰作。林大婶不再作声,她站了起来,三两步跑了回家,一会又跑着回来。

“来,玉容啊!这是你铁牛大叔从京城里带回来的膏药,对跌打损伤很管用的,你拿去用。”好心的林大婶把药塞到她的手里。

“大婶…”秋玉容眼眶通红,泪水不禁落下。

“别哭啊!可怜的孩子…”林大婶也禁不住难过,用手抹了抹眼泪。

提着洗好的衣服,她失神的走在街道上。她的心和人永远跟不上节拍,准确的说,她已经没有了心,所以,她活的才更像行尸走肉。街道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每个人都有他的去向。唯独她,秋玉容,永远找不到家的方向。或者说,她根本不知道该去哪?

一辆马车朝她奔去,车夫使尽全身的力气想要驾住奔跑的马。可是马缰拉的越紧,马跑的就越慌。

“让开,快让开。”车夫对着街道上的行人大喊。马不受控制,他只能让行人让出一条通道。可是眼前的那个女子,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呼喊。就这样,随着众人的惊呼,瞠目结舌。瞬间周围的一切被定格住,就连空气都在这一刻凝固了,每个人都保持着初始的那个动作。马的前脚踢在了秋玉容的细肩上,她还来不及回头看。

“啊…”她倒在地上,一阵翻滚,衣物散落在了地上,马车也相继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好听的男音从马车里传了出来,语气温和却似乎受了点惊慌。

“少爷,马车失控,撞到人了。”车夫害怕的答道。

一听到撞了人,马车的帘子被拉开,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走了出来。他相貌端正,仪表堂堂,眉如新月,眸若清泉,鼻梁挺直,唇若丹霞,须发丰盛飘垂,一看就是个风度翩翩的富家少爷。

他走下马车,一身的书香之气,满腹经纶,似乎还有一点男人独有的王者气息。他当众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就连那个生死未卜的女子也变的渺小了。

邢玮然剑步走到秋玉容的身旁,蹲下身将她扶了起来。

“姑娘,你怎么样了?”满身是血的秋玉容完全陷入昏迷状态。

“天宝,快帮我扶她上车。”情急之下,车夫急忙的跑了过去。随后,马车忽忽而去…

秋玉容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一个星期后。她整整昏迷了七天,在这七天里,都由邢玮然精心照顾,调理。总算黄天不负有心人,捡回了一条命。

“少爷,她,她醒了。”书童天宝激动的扯着主子的衣袖。邢玮然也露出久违了的笑容,秋玉容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这么迷人的笑容。可是,周围陌生的环境,不由的让她感到迷惑,不安,她吃力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哎,小心…”又被强而有力的手给压了回去。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终于将满腹的疑问给了眼前这个英俊的男子。

“这里是客栈,你被我的马车给撞伤了,你不记得了吗?”邢玮然温和的说道。他对她有一种很特别的情愫,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种情愫是因何而起?

“马车?”秋玉容费力的想着,头好痛。

“是啊!你被马车给撞了,还昏迷了七天呢!”天宝认真的答道。

“我昏迷了七天?”他的话如雷贯耳。她离开家七天了吗?哪婆婆呢?天呐!秋玉容一想到这,脸色更加苍白。她掀开被子打算下床,一阵晕眩让她又倒回床上。

“你失血过多,恐怕一时半会还下不了床。”邢玮然扶着她。

“不行啊!我已经离开家七天了。”回家一定免不了一顿责骂。秋玉容想都不敢想,她婆婆一个人在家,怎么照顾自己啊?她还生着病,不行,一定要回去。

“你安心在这养病,至于你的家人,你告诉我你家在哪?我让我的书童去你家,替你报平安。”邢玮然微微皱眉。

“多谢公子的好意,我真的要回家,我婆婆一个人在家里,她行动不便,需要人照顾。”秋玉容口中的“婆婆”,给邢玮然一阵莫名的刺痛。她有丈夫了吗?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吗?

“天宝…”他深邃的眸子里渗透出一丝冷淡。

“是,少爷。”天宝站在他面前,感觉到了主子的冷漠。

“备马车,送这位姑娘回家。”邢玮然不再作何劝阻,而是带着她,一块回到陈家。

《非君勿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