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奇妇可居》奇货可居的典故 罗御 奇妇可居君臣文

奇妇可居

现代言情连载中

《奇妇可居》是杏仁枣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奇妇可居》精彩章节节选: 嘤嘤……求票啊,求PK票啊~谢谢大家了~(对手指)

|更新:2021-01-15 05:02: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奇妇可居》是杏仁枣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奇妇可居》精彩章节节选: 嘤嘤……求票啊,求PK票啊~谢谢大家了~(对手指)

《奇妇可居》免费试读

嘤嘤……求票啊,求PK票啊~谢谢大家了~(对手指)

===================================================

“想办法带我离开麟州城。”

“啊?”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自己的掌心已经被塞进了一片冰润,她瞅着手里的玉璧,呆呆发愣。

易先生依旧冷道:“你知道我的本事,若要耍赖的话,该知道后果如何。”

“……”玉娇深深地感觉到自己惹上了一个大Ma烦。自己一个人离开麟州城尚困难重重,再加上易先生,岂不是天方夜谭了?她攒着眉,只能苦笑。

“你过来!”可能是适才太过恣意大笑,易先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了。他从自己身上掏出了个鸡骨白的小瓶子,咬开红色瓶塞,“伸出手来。”

心里斟酌再三,玉娇还是乖乖地伸手过去。易先生在她手上倒了一颗白色药丸:“喂到我嘴里!”

“啊?”从进屋到现在,玉娇的惊始终多过于喜。

易先生的眉一挑:“不愿意?”

玉娇抿了抿小嘴唇,心跳骤然加快,只能上前踮起脚,把药丸喂到他嘴里。可没等自己后退,一只大手便飞快托住自己的后脑勺,温热的双唇贴在自己发抖的唇上,湿润的舌尖迅速挑开自己的贝齿,将原先的那粒药丸送进了她嘴里。

继而嘴上一凉,易先生推开她:“不许吐掉!”

玉娇本来身子就已经软绵绵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喉咙咕噜一下,这回想吐掉都没有机会了。只能捂着嘴可怜兮兮看着这个突然间轻薄自己的人!

“好了,你可以走了。”

“你喂我吃了什么?”她肯定是中邪了,才会任他摆布。

易先生嘴上一笑:“一种你若不听我的话,就会噬心而死的毒。”

“卑鄙!”玉娇的脸热得都烧到了耳根,凤眸瞪得老圆。转念一想,他自己刚才不也塞进嘴里了么?肯定不是毒药。起身拍拍屁股,“到底是什么?”

“可以让白雪听你话的东西。”

只听说过吃B族维生素赶蚊子的,还没听说过**丸能指挥宠物猫的。玉娇哭笑不得,反正这个世界的一些东西都不合常理,自己也只能入乡随俗随遇而安了。

抹了抹嘴唇,意识到尽管如此,自己还是吃亏了。于是赶前几步,握起粉拳朝他受伤的胸口轻轻捶了一拳:“这是你欠的!”说完扭头就走,易先生的两根眉毛都凝在了一起。

匆匆跑出毡帘,玉娇身上的那股不知气愤还是羞愧的火烧火燎还没冷却。刚才那一幕犹如电光火石,发生太快,结束也太快,令她一瞬间脑子打结。刚才跌到地上的时候才惊觉,这一幕,好熟悉!

这不正是那天晚上自己冥想之中所看到的景象吗?她打死都不会相信,原来那两张嘴唇会是自己跟姓易的!

这项源头未知的异能带给她的完全就是惊吓。

拍拍胸口,幸好姓易的没有进一步侵犯,否则就不会光捶他一拳这么简单了。松了口气抬起头,心“咚”地一跳,金老板跟小药童正站在柜台前咧着嘴冲她笑。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二位肯定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

见金老板面前隔着一个漆黑的药瓶,便知道是灵芝粉。立马冲过去抓在手里,胡乱掏出荷包倒出一块碎银,就打算不在这儿丢人了。拔腿刚想走,小药童喊住她:“小哥等一等,外头的雪有些大,我给你拿伞!”

玉娇低着头脸孔蹿红。心知肚明自个儿是如假包换的女儿身,亲下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看在金老板跟小药童眼里,刚才那一幕……啧!自己的形象就这么毁了。拿了伞不敢再看那两个笑得很含蓄的一大一小,扭头就冲出门去。

一阵凌烈的北风灌入喉咙,适才易先生的举动所带来的炙热顿时被像酒精一样吹散。自己的脑袋忽然之间也似被吹醒了——她知道易先生为何这么做,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这般难以泄愤。

他们之间称不上可以信赖扶持的,两者只靠各种威逼相互联系。若是易先生直接递一粒药丸给她,她铁定死也不吃。所以,所以他才决定先经由自己之口,打消她的疑虑。再有,他明明是为捡白璧不小心撕裂伤口继而渗血,但是却偏偏还用自己的手状似不经意地戳伤口,让玉娇误以为他流血是他咎由自取。等想过来时,不能不说身上是暖烘烘的,觉得这个男人的心细如棉,其实并不像自己先前认为的那样冷漠。

那么,自己捶他那拳,会不会忒狠了点?

走了一程,才觉得身上湿漉漉的。原来握着伞却并未撑开,大雪都飘到了自个儿身上,渗入了衣料。她甩甩脑袋,攥了把脸,将雪水尽数抹去。身后“喵”地一声,她顿时本能地转过身退了好几步。

果然是白雪!它一身通白,站在雪地上犹如融为了一体,要不是那双逼人的蓝色眼睛,她怕是还找不到它在哪儿。

这会儿白雪对她可没有丝毫戾气,宛如家猫似地,轻柔在她的靴子上蹭了蹭,“喵喵”几声,瞬间把玉娇的心给融化了。

刚才的那粒药未免太神奇了吧?

玉娇松了松脸上肌肉,撑开伞,一只手把白雪抱到怀里。白雪的身上粘着许多雪泥,她又摘下毡帽给白雪上上下下擦了一遍,顺便把毡帽给白雪戴了。

白雪伸出粉舌舔舔玉娇的脸,甚是心满意足地窝在了玉娇怀里。玉娇笑了笑,抱着白雪回管府去了。

基于易先生所提要求与自己计划正好不谋而合,玉娇不得不加快了实施速度。晚上喂好白雪吃饭,就让甘露趁夜回一趟玉家。

外头正冷,大雪至傍晚到现在都没停歇,何况是回玉家,甘露好一阵抱怨。白雪吃完饭,伸着懒腰轻步到甘露脚边,蹭了两下抹掉胡子上的油渣。甘露不耐烦地踢开它,老觉得这猫在哪儿见过。

嘴上嘟嘟囔囔地讨价还价:“明儿一早再去吧小姐……”

“那可不成。”玉娇摸了两粒花生米扔到白雪爪子边,白雪刨了两爪子,喵地一声扑上去磕了起来。她抬头,“这事儿是兴晚不兴早的,你今儿晚上去,二夫人才会信。”

甘露吸了两下鼻子,只好多穿了几层棉袄,打上伞就去了。

这么让甘露只身前去,玉娇自然不放心。等甘露一走,她便对白雪道:“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的话,不过眼下有件事非你不可。还认得刚才那个丫头么?去,跟着她,保护她,务必让她平安回来。”

“喵!”白雪亮出尖牙,转身轻摇,一下子就出了屋,消失在外头的雪地里。

玉娇掏出白璧对着蜡烛照,今夜无月,看来无法感应了。否则,她真的很想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即便只有短促的一个镜头,甚至不知道画面中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但至少能给她一点安全感。

离开麟州城不比离开玉家,她要摆脱的是柳氏与管公子两股势力。不光要做到自己毫发无损地离开麟州,更要尽最大努力保住娇娘财产,并不让柳管二人联手对付她。眼下,还多了个伤员……真是雪上加霜。

甘露此去任重,希望一切顺利。

《奇妇可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