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十绝山》十绝山校对版 耽美 十绝山㚻

十绝山

武侠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十绝山》的小说,是作者沙漠老胡杨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灰袍老人一走,这小哥俩就愣在当地,这似乎不是他们想象的拜师学艺后的样子,师父的课上完了,也告诉了他们要自己练习,但他就这么走啦?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05 18:02: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十绝山》的小说,是作者沙漠老胡杨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灰袍老人一走,这小哥俩就愣在当地,这似乎不是他们想象的拜师学艺后的样子,师父的课上完了,也告诉了他们要自己练习,但他就这么走啦?

《十绝山》免费试读

灰袍老人一走,这小哥俩就愣在当地,这似乎不是他们想象的拜师学艺后的样子,师父的课上完了,也告诉了他们要自己练习,但他就这么走啦?他到底去了哪儿?其他什么都不管了?

“你说师父他还会回来吗?”既然郑青是大师兄,翁锐当让要问一下他。

“他会回来的,”郑青看着越来越远的背影道:“他一定会回来的。”

“你怎么知道?”翁锐道。

“因为我是大师兄,”郑青很自信的道:“我还是你哥。”

“你还真的想做我哥?”翁锐道。

“你要不愿意你可以不叫。”郑青道。

“谁说我不愿意了,”翁锐也不想让人说他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好吧,哥,现在我们怎么办吧?”

“嗯…”郑青脸上突然有了笑容:“你教我扎马踢腿吧。”

“哼,”翁锐有点不乐意:“你是大师兄,我教你扎马踢腿,你教我什么呀?”

“这个…”郑青略一思索:“我教你打石子吧。”

“打石子?怎么打石子?”翁锐一下子来了兴趣。

“你看……”

郑青随手捡起几颗小石子,冲着不远处的一棵树扔去,小石子飞的又快又稳,“啪啪啪”几声,石子都重重的打在树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嘿,你行啊,”翁锐由衷的赞叹道:“你怎么学的?”

“这有什么呀,”郑青道:“我天天放羊,羊跑了我就用石子将他会打回去,这样时间长了,我就会了。”

“那我也试试。”

翁锐觉得这个很简单,捡起几颗小石子就扔,看着不远处郑青刚才扔过的那棵树,使劲扔了过去,可这些石子划着很长的弧线,没到树跟前就落了下来,就算是有几个能将就扔到的,那也没了多少力气,离那棵树差了不少距离,扔了十几颗后,他揉着有酸痛的肩膀放弃了。

“还是你教我吧。”翁锐道。

“你先教我扎马踢腿。”郑青怕这家伙不肯教他。

“你放心吧,我答应师父的一定会教你。”

翁锐说完,真的像个小师父一样讲了扎马步的动作要领,还给郑青做示范,还不断的纠正他,直到他做规范了为止。然后又给他教了几个踢腿和压腿的动作,然后就再也不想教了。

“怎么不教了?”郑青道。

“今天不教了,明天你来陪我玩我才教你。”翁锐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

“那好吧,我来教你打石子吧。”

郑青倒是没那么小气,一口气将如何选石子,如何瞄准,如何发力,如何先练近距离,练准头,然后再练远距离都给他说了,听得翁锐也是如痴如狂,刚听完就迫不及待的按照郑青的说法去试,果然十分有效,虽说没有郑青打的那么好,但已经可以扔得更远,偶尔已经有一两颗可以打准树干了。

“难道就这些?”翁锐有点意犹未尽。

“当然不止这些,”郑青道:“等你把这些都练好了,我再教你怎样在跑动中去打跑动中的羊。”

“谢谢大哥。”翁锐给了郑青一个甜甜的微笑。

“不…不用,”郑青有点不好意思:“你该教我认字了。”

“这个简单,”翁锐信心十足,周围看了一圈道:“我们今天就先学这十个字,天、地、山、草、树、石、牛、羊、你、我。”

说完捡起一根树枝,在一旁的土路上就写了起来,写完了,就让郑青照着写。郑青从来没写过字,写的歪歪扭扭,有的笔画还不对,惹得翁锐在一旁不断地哈哈大笑,还不断的嘲笑他太笨,好在郑青的注意力全在学字上,对翁锐的嘲笑毫不在意,翁锐笑归笑,但还是会在旁边不断地指出郑青写的不对的地方,没过多久,他竟然把这十个字都学会了。

“能再教我几个字吗?”郑青脸上写满渴望。

“不行,”翁锐道:“今天的都教完了,明天你要早点来,玩好了之后我再教你。”

“好,一言为定。”郑青尽管有些不舍,但看看天色已晚,再不回去就真的要挨打了。

对郑青来说,这一天是他最为高兴的一天,他不但意外的拜了个师父,还结交了一位兄弟,他不但可以学武功,他还可偷偷认字读书,这都是以前他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从后角门把羊群赶进了后院的羊圈,正好撞见了前来查看的管家,厉声斥责他又不知跑到哪里偷懒去了,但看着一只只羊吃得圆滚滚的肚子,羊也一只没少,就嘟嘟囔囔的走了。

郑青这才感到肚子很饿,赶紧跑到下人们的厨房,这里人家早已经吃完饭了,一个人也没有,连锅也洗刷干净了,正在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叫声。

“青儿。”

“阿姆。”

来人正是给下人们做饭的老妇人,郑青一直称她为阿姆,她也一直悄悄地照顾着这个可怜的孩子,没有她,郑青是不是在这个家里能活下来真的没人知道。

“饭在瓦盆下面,我给你热热吧。”阿姆轻声道。

“不用。”郑青自己翻开瓦盆,下面是一碗乱七八糟的剩饭剩菜,好在有满满一碗,他也顾不了这许多,端着碗蹲在地上狼吞虎咽的把这碗饭吃了下去,咂么着嘴,好像在吃山珍海味。

“把碗给我吧。”阿姆道。

“谢谢阿姆。”郑青行了一礼转身就出去了,身后传来阿姆一声低低的叹息。

虽说郑青也是郑家的儿子,但他是不能进前院的,整个郑家好像就忘了这个儿子的存在,最多就是知道有一个小家奴每天都会去放羊,至于他每天吃什么,过得怎么样,没有人去关心他,这倒也给了郑青很大的自由。

郑青在后院有自己的一间草屋,尽管很简陋,但还算紧实,不透风,不漏雨,一个人住着还算宽敞,里面还有一盏油灯,平时都是阿姆偶尔来帮她收拾收拾,补补洗洗,也算让这孩子有个人样。

郑青今天一到他的小屋,就把满关了起来,点起了油灯,平时那点孤寂、害怕的感觉一扫而空,先是在土地上把翁锐教给他的十个字又练习了很多遍,生怕自己睡一觉起来忘掉,然后就是扎马步,踢腿,一直弄得自己浑身是汗,这才坐在床上喘息,没过一会,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盘腿坐在自己的床上,练起了呼吸,练着练着,实在是太困了,就倒在床上呼呼的睡去。

翁锐的情况就要好很多,当他回到家的时候,爷爷已经在门外等他了,问他为什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晚,还搞得灰头土脸的,他就说今天交了一个好朋友,两个人在草地上玩摔跤,这家伙力气很大,还教他打坐练气练力气,说他吃完饭还要打坐练气,下回要继续和他比试。还别说,这家伙有真有假的一段话,还真把老爷子给蒙了过去。

翁檀老将军带领全家从赵地逃到这里,既不敢显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也不敢随意显露自己的武功,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这么多年过去,也和周围的邻居处得很好,也从未有人怀疑过他身上有什么问题。这回看小孙子从外面回来,一本正经地说自己要打坐练气,逗得他差点笑出声来,孩子因为他而清苦,现在他自己能在外面找个玩伴,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他根本就没想着翁锐真能去做这件事。

但吃完饭洗漱过后,翁锐还真煞有介事的在堂屋打坐练起气来,惹得全家人就像看一个怪物一样,都来围观,但他自己浑不在意。翁檀老将军看他如此认真,也就招手让其他人退下,还亲自指点了他一些动作和要领,然后笑着离开。

他真的不相信翁锐能把这件事坚持下去,他觉得他还是在玩。

《十绝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