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宋大人饶命呀》女王大人饶命呀 小顶 宋大人饶命呀诱受

宋大人饶命呀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宋大人饶命呀》为爱笑的暹罗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宋临晚弹了宋明归脑门一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牵过宋明归继续往回走。 “我只是个养子。”少年站的笔直,阳光把他的影子拖的很长。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3 06:04: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宋大人饶命呀》为爱笑的暹罗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宋临晚弹了宋明归脑门一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牵过宋明归继续往回走。 “我只是个养子。”少年站的笔直,阳光把他的影子拖的很长。

《宋大人饶命呀》免费试读

宋临晚弹了宋明归脑门一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牵过宋明归继续往回走。

“我只是个养子。”少年站的笔直,阳光把他的影子拖的很长。他似乎很害怕听到答案,却又固执的一定要知道答案,握紧的手心出了不少汗。

宋明归很怕,怕这份温暖只是她的一时兴起,怕她只是可怜他而已。

这个身子易了主,原本的宋临晚已不复存在,而今的宋临晚只是那个二十一世纪飘来的孤魂宋临晚。那些血缘重要吗?她宋临晚想对一个人好,需要什么理由?

宋临晚没有回答宋明归,她看得出宋明归有多紧张,又期待又害怕。

时间总会告诉宋明归答案的。

没有听到答案的宋明归有些丧气,低着脑袋被牵着往前走,没一会又甩了甩脑袋,像是想通了一般,她对他好,他将心比心,不就够了吗?倘若她是真的,那他也会保护她,虽然现在的他没有任何本事,但他会努力,有朝一日他会成为她强大的后盾,姐姐...嗯!

“宋明归,我的名字。”这次的声音比说谢谢时大了不少。

宋临晚偏头,看向宋明归,“宋临晚,我的名字。”少年听过,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手把宋临晚握的紧了些。

慢慢悠悠地总算到楚香苑了,两脚迈过门槛,忙里偷闲的丫鬟看着两人似乎很惊讶,宋临晚牵着宋明归走到石桌前坐下,连茶水都没个人来添。宋临晚摆摆手,正欲叫人,奈何耳尖,听到不远处的窃窃私语。

“他俩怎么会混作一起啊?”“谁不知道这养子连我们这些下人都比不上。”“小姐午时晕倒莫不是摔着了脑袋?”“我看多半是。”“听说还失忆了,啧。“谁知道是不是他使了什么手段把大小姐迷惑了。”“还不是想攀上大小姐妄想土鸡变凤凰。”“攀上她有什么用,莫不如去攀长小姐。”“他那病怏怏的样,长小姐会看得上他?”“也就院里这位,啧啧。”“分到这院也是倒霉”....

宋临晚听了个大概,故意咳了一声,声音嘎然而止。不知道这些话宋明归有没有听到,只见少年的手握成拳,头低了下去,看不出是怒还是悲。

“你,还有你,过来。”宋临晚指了指说话那两个丫鬟,“你俩叫什么?”

丫鬟走上前来,“回小姐,奴婢叫荷花。”“回小姐,奴婢叫荷叶。”

“很好,很好。”宋临晚笑了,看来这府里的人都不认宋明归这少爷身份啊,又想起之前宋锦岚的话,她这个大小姐想来也是做的不怎样,是该立立威。

“如此管不住嘴,不如把舌头割了如何?”宋临晚倒不是说着玩玩,要想立威,杀鸡儆猴,太好说话太过温柔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若今日让那些人站到自己头上来,那她这小姐只怕再无出头之日,有名无实。

院里人听过这话,皆是一愣,荷叶似是个胆子小的,腿一软就跪在地上求饶,荷花倒是个胆子大的,“大小姐别说笑了,我俩也就闲聊两句。”看来不是胆子大,而是没将她这个大小姐放在眼里。

原来搬弄是非叫闲聊,话里话外瞧不上院里这两位主子也是闲聊。

“还知道我是大小姐啊,来人。”宋临晚唤道,守在院外的两个小厮进了门,“会使刀么?”两人看家护院自是会使的,点了点头。

“我刚刚说的话听到了吧?”宋临晚说道,“去吧。”

如若荷花没说那句话,也许她不会这么果断。虽是想杀鸡儆猴,但这个方式总归血腥了些,何况宋明归还在,他还小。

两小厮愣了愣,一直没有动作,宋临晚瞥了那两人一眼,“还不去?”声音低沉,周边气温好像都降了些,完全不是个小姑娘的样子,骇人,实在骇人。

荷花这才惊觉宋临晚不是随便一说,顿时也跪了下来,高呼饶命,“奴婢不敢了,小姐,小姐,饶了奴婢这一次吧,奴婢再也不敢了啊。”声泪俱下,好不可怜。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祸从口出这个道理还是早明白些好,丢了舌头总比丢了命好。

宋临晚没有心软,两小厮见宋临晚没有喊停,掏出别在腰间的匕首,硬着头皮走向荷花荷叶。

“别看。”宋临晚偏过头,捂住宋明归的眼睛,轻声道,“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宋明归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有震惊有欢喜有感动,独独没有畏惧。

宋明归想起那些日子,那年冬他才刚过五岁生辰,老夫人许他入书房,他高兴的跑出去路径庭院那小湖,湖中养着些锦鲤,都说锦鲤是有好运的,他便蹲在湖边看了会,但路过的丫鬟不知为何绕至他身后将他一把推下湖,他不会水,一直挣扎,那湖水好冰啊,冬日穿衣又厚重,一浸水就如生铁一般往下沉,他挣扎无力,晕了过去,是啊,那些人哪敢让他这个名义上的少爷就这样死了呢。

他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他躺在他房里的木床上,没有衣物可以换,没有炭火可以烤,唯有那轻薄的被子能给他一点温暖。那之后他大病一场,去了半条命,那时的他多想有个人能够将他拥入怀中,可是他始终没能等到,慢慢也就习惯了,打碎了牙往肚里吞,什么也就都熬过来了。

“姐姐...”宋明归正想说点什么,一声惨叫将他的话打断,只一声,院里那两人再叫不出来了,晕死过去。

“把她俩丢出府去,再把这里清理了。”宋临晚起身,空气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闻着实在不好受,她眼见着那场景,胃里翻江倒海,但还是被她摁下了。

两小厮将人拖了下去,院里的其他丫鬟早被这一幕惊住了,眼前这个十岁的小姑娘就像是地狱归来的恶鬼,这...这还是往日那个大小姐吗?

不过也很快清理起来,大气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成为那恶鬼下一个盯上的人。

宋临晚正想带宋明归去厅里坐着,门口传来青芷的声音,“奴婢见过二夫人。”宋临晚皱眉,不速之客。

这才第一日就这般不清净,往后只怕是...更加烦扰。

“院里这是在杀鸡呢?”一只脚才刚跨过门槛声音就已经传来,这个女人宋临晚见过,在她刚醒时被老夫人撵出去的那华服女人,原来她就是二姨娘李伶儿。

《宋大人饶命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