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顾南天 801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cj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

现代言情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的小说,是作者无尽相思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我要在医院里陪她,暂时走不开。”纪流年说:“麻烦你了。” 也不管许知音是不是愿意,他似乎已经肯定她不会拒绝。 许知音站在原地,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3 06:02: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的小说,是作者无尽相思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我要在医院里陪她,暂时走不开。”纪流年说:“麻烦你了。” 也不管许知音是不是愿意,他似乎已经肯定她不会拒绝。 许知音站在原地,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免费试读

“我要在医院里陪她,暂时走不开。”纪流年说:“麻烦你了。”

也不管许知音是不是愿意,他似乎已经肯定她不会拒绝。

许知音站在原地,看到纪流年从自己面前离开,经过一晚上好不容易淡忘的那种痛意,又再度席卷了过来。

他为什么要叫她做这种事情?

明知道她不喜欢初夏。

他难道忘记了,自己曾是他的太太这个事实?

城南的面馆,是以前他们上学的时候,三个人时常一起去吃的。

那时候许知音就像是初夏的一个跟班,总是跟在初夏身后,没办法,她太喜欢纪流年了,而跟在纪流年身边,可以有很多看到纪流年的机会。

初夏不在的这几年,她跟纪流年也时常在那家面馆去吃面,那里装了他们太多的回忆,是个难以被忘记的地方。

纪流年之所以叫她,可能是因为知道她对那里比较了解吧!

可是,他完全没有顾虑她的感受。

许知音没有去买面条,但她还是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叫了外卖,让人把面条送到医院来。

许知音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习惯了——习惯帮纪流年做所有他吩咐的事情。

拎着面条出现在初夏的病房外面,她告诉自己,来这里,不过是为了让大家不要怀疑纪流年和初夏的关系,也是为了她自己,保留一点面子和尊严,免得被别人知道她的堂姐和老公在一起了,会有很多人笑话。

她鼓起勇气推开门进去,看到初夏坐在病床上,纪流年正在帮初夏削水果。

有许知音在的时候,她从来都不舍得让纪流年太过劳累,更不会让她熬夜,以前纪流年家里人住院的,晚上都是许知音在医院陪护。

然而,他为了初夏,从昨天到现在就一直都在医院里。

初夏看到许知音,抬起头来,她想说什么,又装作隐忍地低下头去。

仿佛她在许知音这里受过天大的委屈。

“我送吃的过来。”许知音不去搭理初夏,直接对纪流年道。这件事情是他吩咐的,她也算是完成任务了吧!

纪流年单手搂着初夏,细心地道:“你想吃城南的面条,我让知音去买回来了。”

“不用,我现在不想吃了。”初夏恹恹地道:“我知道她恨我,她给的东西,我怎么敢吃呢?”

许知音听到这里,心里一沉,马上反应过来初夏是在故意挑拨离间,难怪昨天纪流年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自己头上,“初夏,你什么意思?”

初夏抬起头来,精致的脸上全是委屈,看不到一点嚣张的气焰,和昨天卧室里的她判若两人,“你不是骂我是小三吗?觉得我害得你跟流年分开了,又何必在这里假惺惺地做这些事情?”她故意顿了顿,说:“你不必在这里装好人,你是什么人,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

“许初夏!”就算是脾气一直不错的许知音,也气得快要冒烟了,她的手指紧紧地握成了拳头,“那你倒是说说,我是什么人?我对你做什么了?你生病了我第一时间就过来帮你办手续了,我怎么对不起你了,你需要这样!”

就算她之前有跟纪流年结婚,现在也离婚了,影响不了他们了。初夏一定要弄得纪注年厌恶自己,才甘心吗?

纪流年息事宁人地道:“知音,你把面条放下,去工作吧!别在这里吵吵闹闹,这是病房。”

“你觉得我有心思去工作吗?她在这里不明不白地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人冤枉了一通,还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纪流年把水果递给初夏,抬起头来看着许知音,他俊逸的脸上一派淡漠,冷峥峥地看着她,“那你想怎么样?”

一句话,让许知音立马像泄了气的皮球。

看来纪流年还是生气的,因为他觉得,是她把初夏的孩子弄没了!

想到纪流年误会自己,许知音忍不住想要解释清楚,“我昨天什么都没做,初夏的孩子,也跟我没有关系。你们不能冤枉我!”

这样的黑锅,她背不起,她也不愿意让纪流年觉得她是个恶毒的女人!

她不可能做伤害初夏的事情,一是不屑,二是没有必要,毕竟做了只会让纪流年讨厌她,而被纪流年讨厌,是她最害怕的一件事情。

纪流年看着许知音,没有出声。

许知音对上纪流年的眼睛,眼里溢满了悲伤,“相处三年了,难道你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怎么可能会做那样的事情?如果我真的要做,当时又为什么要同意跟你离婚?”

这句话让纪流年的眼神一窒,毕竟一起生活了三年,连他的家人,一开始对许知音有些意见的,现在都变得非常喜欢许知音了。

所以,他想,自己是不是误会她了!

初夏偷偷地看着纪流年的反应,见他因为许知音的话动摇,赶紧地道:“就算你在流年面前装可怜,也改变不了你对我说的那些话。怎么,你的意思是,我在冤枉你?”

纪流年听了这些话,刚刚眼中的那一丝柔软,又立马消失了。

许知音正想反驳初夏的话,就听见纪流年道:“知音你出去吧!初夏现在不想看到你。”

他喜欢初夏,自然是站在初夏那边的。

但知音曾经是她的妻子,他还是不想对她太过分。

所以,此时此刻,他只想息事宁人。

许知音傻傻地望着他,在初夏回来之前,她说什么,纪流年都会信的,可是现在,她说得越多,会显得她越像个骗子。

纪流年这样,明显是不相信她!

她最怕被人误会了。

不甘心地看着纪流年,“我真的没有跟她说什么,流年,请你相信我!”

她可以被所有人误会,但一定不要被他误会。

“对啊!她什么都没说,是我诬陷她的!”初夏看了一眼许知音,冷嘲热讽地道。

许知音冷了冷眼,看向唯恐不乱的初夏——初夏越是这样说,纪流年就越不可能会相信知音。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

不管任何事情,初夏都有办法让别人相信她,不相信自己。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