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农门毒妃 SM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XXOO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

科幻空间已完结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作者:菠菜超人,科幻空间类型小说,主角:郭甜甜,李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这个怎么比之前更难吃了? 一点儿味道都没有,难道说她忘记了放盐? 算了,看来这任务是铁定完不成了。 【提示:任务放弃的话,将以亲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4 18:06: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作者:菠菜超人,科幻空间类型小说,主角:郭甜甜,李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这个怎么比之前更难吃了? 一点儿味道都没有,难道说她忘记了放盐? 算了,看来这任务是铁定完不成了。 【提示:任务放弃的话,将以亲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免费试读

这个怎么比之前更难吃了?

一点儿味道都没有,难道说她忘记了放盐?

算了,看来这任务是铁定完不成了。

【提示:任务放弃的话,将以亲吻对方作为惩罚。】

不会吧?又亲?

这系统怎么老捉弄她?

“不亲行不行?”

【不行。】

算不了,豁出去了。

不就是亲嘛?

谁怕谁?

反正做饭她是懒得做了。

放下手中的盘子,郝绣花儿二话没说就亲了上去,这时郭甜甜刚好到路边看到,拽着郝绣花儿的衣服,莫名其妙就是一巴掌。

“郝绣花儿,你不要脸。”

郭甜甜带着哭腔出去。

男人也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要回去。

回到家,郭甜甜向她妈告状,说哥哥在外面有女人了。

妈妈问是哪家的姑娘?郭甜甜更是被气哭。

郭甜甜的举动让妈妈担心起来,她决定赶紧让男人到外面找一个,打消郭甜甜心里的念头。

男人回来,姑姑把他叫到偏屋,问了他一些事情,还问他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儿。

男人模棱两可的说出来,暗指郝绣花儿,郭甜甜在屋外边儿听见后,瞪着眼珠子气的牙痒痒。

她没想到哥哥还真的喜欢郝绣花儿。

她不能让他们在一起,不能。

从屋里跑出去后,郭甜甜直接去了李梅那里,告诉她心里的苦,说着说着还哭了起来。

李梅假惺惺的安慰她别哭,告诉她自己认识一个老神医,就在小溪村儿村口的树底下卖药,可以的话可以找他帮帮忙。

郭甜甜听信了李梅的话,到小溪村儿找老神医帮忙,老神医答应了他的请求,从抽屉里给了她一瓶药。

这种药很特殊,只要把盖子打开闻一下就能使人晕倒,老神医叫她用的时候小心,千万别把自己给迷晕了。

拿了老神医给她的药,郭甜甜又去找李梅,商量着怎么把郝绣花儿毒死?毒死之后又怎么做?

商量好之后俩人一同去了好绣花儿家里,郝绣花儿蹲在池子边磨刀,俩人故意来挑衅。

“郝绣花儿,你也太不要脸了吧?你凭什么亲我哥?”

“老娘亲谁好像用不着你管吧?再说了老娘乐意,你能怎么滴?”

郭甜甜气疯了,揭开瓶盖儿就往郝绣花儿面前一摇,郝绣花儿感觉头好晕,之后便没了意识。

郝绣花儿再次醒来是在一片堆满杂草的坟地里,头顶一片黑,月亮也升了起来。

郝绣花儿头大汗淋漓,想站起来发现全身无力,蠕动着身子靠在一座墓碑前残喘。

男人这时也在四处寻找她,和姑姑聊完天后他就去了郝绣花儿家里,发现她不在家就一直等,直到天黑他才心里跟猫抓的似的担心起来。

在郝绣花儿家水池旁男人发现一个药瓶,他觉得这应该是一个重要线索,于是拿着药瓶四处询问。

终于,一个村民告诉他这个药瓶是老神医家的,因为老神医一直在他家对面摆摊儿,所以他记得非常清楚。

男人又拿着药瓶去找老神医,老神医开始不承认,直到男人揍了一拳后,他才捂着鼻子说实话。

老神医告诉他,今天中午一个女孩儿来找过他,想请他帮忙,看到有钱赚就答应了,女孩儿的名字他不清楚,不过身高和长相他记得很清。

听着老神医的描述男人确定是郭甜甜无疑。

回到家,姑妈和郭甜甜坐在堂屋吃晚饭。

见人回来郭甜甜装作如无其事的问候,男人一把夺过她手里的碗,“啪”的一声扔到地下,并且还掐住了郭甜甜的脖子。

郭甜甜感到窒息,一直叫男人放手,男人却说:“说……绣花儿被你弄到哪儿去了?”

“我不知道。”

郭甜甜死不承认,一旁的姑妈急的不行,叫他把手放下,有话好好儿说。

男人却解释这是他和郭甜甜之间的事,姑妈不敢插嘴,生怕女儿有什么闪失。

直到过了好久郭甜甜快撑不下去了,才说了实话,说她和李梅把郝绣花儿扔到后山,荒芜人烟的乱葬岗里。

男人火急火燎的跑出去,还说回来再找她算账。

跑到郭甜甜所说的地方,只见郝绣花儿全身无力的瘫在那儿。

男人一把将郝绣花儿抱住,把自己身上破旧的外套给她搭上。

郝绣花儿一直说她好冷,男人将她搂在怀里,捂暖身子之后,才帮抱着她离开这荒芜人烟的地方。

抱着郝绣花儿回家,小溪村儿的村民都在村口望着,村长亲自探望,只觉得这闺女甚是可怜。

将郝绣花儿放到床上后,男人为她煮了杯姜茶。

他从小就开始干活儿,所以凉茶对他来说也就是小菜一碟。

过了一会儿,郝绣花儿醒了,一直嘟囔着要喝水,男人把她竖起来,耐心的喂茶给她喝。

见郝绣花儿身子滚烫,男人又找来了村里的村医,村医说郝绣花儿只是着凉,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开了几片药村医走了,男人一直在床沿陪着她,摸着她的手贴在自己耳朵边上。

郝绣花儿醒的时候男人已经睡着了,郝绣花儿为他搭上外套,瞅了眼床头的空碗。

他……不会守了她一夜吧?

郝绣花儿咳漱两声,男人醒了,红着眼框问:“想吃什么?我去做。”

“我想吃……饺子。”

郝绣花儿刚一说完男人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提了袋面粉回来,穿上围裙到厨房里做。

郝绣花儿没想到这男人这么靠谱,想吃就做,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

过了一会儿饺子做好了,满满一碗,男人端进来,一口一口喂给她吃。

跟喂孩子似的,男人吹了就喂,最后郝绣花儿实在吃不下了,男人才没喂下去。

喂完郝绣花儿吃的,男人又回到姑姑家里,整理了下东西,准备搬出去。

眼见男人要搬走,郭甜甜急了,央求他别走,男人甩都没甩,直接提东西走人。

从郭甜甜家搬出来,男人打算先找个地儿凑合着住下,找来找去就郝绣花儿家旁边的危房合适,离她家近,这样也方便照顾她。

《农门毒妇又磨刀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