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一品王妃》重生之一品郡王妃 小说目录 重生一品王妃穿越文

重生一品王妃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重生一品王妃》由若水入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徐典正,宋雨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呵呵,徐典正今儿个如此大的阵仗啊,不知所谓何事呀。”随着这吴侬软语般的声音,所有人的眼神都不由得向宫正司的门口飘去。在这宫正司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31 12:09: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重生一品王妃》由若水入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徐典正,宋雨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呵呵,徐典正今儿个如此大的阵仗啊,不知所谓何事呀。”随着这吴侬软语般的声音,所有人的眼神都不由得向宫正司的门口飘去。在这宫正司

《重生一品王妃》免费试读

“呵呵,徐典正今儿个如此大的阵仗啊,不知所谓何事呀。”随着这吴侬软语般的声音,所有人的眼神都不由得向宫正司的门口飘去。在这宫正司西角门处竟赫然站立数人,其中一人如众星拱月般的被簇拥在最前头。

只见此人身穿宝蓝色百褶如意月长裙,藕色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裳,藕色的立蟒白狐宽大箭袖衬托着她纤细的身材宛若惊鸿一般,外罩一件亮紫色大朵牡丹烟纱霞帔,令此人有一种洞府神仙落凡尘的感觉,真所谓玉臂轻挥花落尽,金履未至蝶先飞。再观其长相面若夹桃又似瑞雪出晴,一双丹凤眼似笑非笑的闪烁着柔和的光芒,樱桃似的小口不经意间流露出那万种的风情。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家家主的嫡亲二孙女,如今颇得皇上宠爱的丽嫔娘娘。

徐典正见来人是丽嫔娘娘,心下便是一怔,暗道一声不好,知道今日之事恐不能如她所愿了。但是现下也不容她过多思量,只得硬着头皮,满脸堆笑的快步走到丽嫔娘娘身前,在走动距离对方不足二米的地方时,便停下了脚步,深深施了一礼,而后说道:“给丽嫔娘娘请安,丽嫔娘娘安好。”

丽嫔眼眸低垂的看向对面的徐典正,一双丹凤眼中一抹厉色一闪而过,须臾间又换上了她惯有的媚笑,唇角微扬柔声说道:“呵呵,徐典正这是作甚,你我之间还用行这么大的礼吗?快快请起吧。”

听了丽嫔的话徐典正才赶忙起身,但一双眼睛却不敢直视,只得规规矩矩的低头站在那里,她清楚的知道这位丽嫔娘虽平时对人总是温温柔柔的,但她绝非可轻易揉捏的角色,哪怕是自己上边的那位,都对她甚是提防,否则也不会让自己这么早的就对宋雨晴下手,无非也是怕她风声更甚罢了。

“徐典正,今儿是出了什么事儿吗。怎么这宫正司的院落中跪了一地的人呢?”见徐典正起身,丽嫔继续问道。

“回禀娘娘,是婢子的错,今儿刚发现一个新进小宫女偷了另一个小宫女的荷包。婢子正欲将人带去慎刑司审问,不想惊扰到了娘娘,请娘娘恕罪。”徐典正恭敬的回道,说完一滴汗水竟从她的鬓角处滴落。

“哦,原来是这样,呵呵,倒是谈不上惊扰本宫,本宫也是碰巧路过,忽闻这边甚是热闹,便掩不住好奇心的过来瞧瞧,不巧竟然耽误了徐典正处理正事。想来这倒是本宫的不是了。”丽嫔娘娘依然软软的说道。

“娘娘说的这是哪里的话,这宫正司哪一样是娘娘不能过问的,只是这批小宫女才刚刚进宫,宫规还没有学的五、六成,行为轻浮,举止粗鄙,婢子就恐她们惊了娘娘的神,污了娘娘的眼。”徐典正恭敬的回道。

“呵呵,典正说的这是哪里的话呀,端不说是太后老佛爷、皇后娘娘都还在主事,就是各位妃嫔姐姐们也都还是本宫要学习的对象,这宫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岂能轮的到本宫插手。莫不是典正大人对本宫今日好奇过问这里的事情,而心中生了些许怨愤,才会如此的编排本宫,恩。”最后的一个‘恩’字丽嫔说的很重,语气中也特意带了一份上位者才有的威严。

听出了丽嫔语气中的不快,徐典正慌忙跪倒,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说道:“婢子该死,娘娘赎罪,婢子绝无半点编排娘娘的意思呀,婢子刚刚那样说只是因为婢子打心眼里敬忠娘娘,才觉得娘娘吩咐婢子什么事情,都是应该的呀。”说完又慌乱的磕了三个头。

她便请罪,丽嫔边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直到她磕头已毕才收起满脸的厉色,换上一张笑脸说道;“哎呀,那还真是本宫误会你了呀,快起来,本宫也没有说你什么呀?这动不动就请罪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宫是多么苛责宫人呢。平彤、安彤还不快将徐典正扶起来。”

“喏”丽嫔身后的两个二等宫女忙应声道,说完二人齐齐的走向徐典正,一左一右的将她扶起,口中还不住的说道:“徐姐姐,您这是做什么呢,想来在这宫中您一直都是个有脸面的,如今儿我们娘娘又没有半分怪罪您的意思,您还是快快起身吧。”

徐典正不敢让两个宫女真的来扶自己,口中不住告罪,身子也快速的站了起来,但眼神依然不敢直视对面的丽嫔,只是垂下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若有似无的恨意,心下腹诽道:“这个丽嫔娘娘果然不是个简单的角色,立马儿就给我来了一个下马威,提醒我她的身份。哎,看来今天十有八九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呀。都怪那个该死的张悠然,要不是她,我早就处理了那个宋雨晴了,莫非~~~~,应该不会,若她真的如我所想,那她对事、对人心的把控岂不是过于精准了,她无非也就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我恐是想多了。”

丽嫔见徐典正老实的站在那,知道自己刚才的作法起到了预想效果,便再次柔声的说道:“徐典正,既然你没有那些意思,那本宫就要满足一下好奇心,今天也要看看是那个胆子这样的大,敢在这堂堂宫正司偷盗。”说完也不等徐典正回话,便迈开步子走向宋雨晴。

当丽嫔走到宋雨晴面前时,雨晴早已哭成了泪人,她早就顾不得宫女不得随意哭泣的宫规,发现走来的人是丽嫔后,如遇到救星般的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用着呜咽的语气说道:“姨母~~~。”

“嗯?”听到雨晴的称呼,丽嫔凤眼圆睁,眉头紧皱,口中重重的哼了一声。

听出丽嫔的不快,雨晴才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在人前换她姨母,赶忙磕了一个头,弱弱的说道:“丽嫔娘娘万福金安。”

“嗯。”听到雨晴还算机灵的迅速改口,丽嫔才冷然的应道,然后接着开口问道:“你就是徐典正口中那行偷盗之事的小宫女。”

“奴婢冤枉,奴婢没有偷盗任何东西。请娘娘为奴婢做主。”雨晴听到对方口中说自己偷盗,以为丽嫔也相信的徐典正的话,眼泪流的更凶了,口中也慌忙喊冤道。

丽嫔看向雨晴那梨花带雨的小脸,越发的觉得她是个美人胚子,再想到她的身份,便心下纳罕道:“果然是个我见犹怜的主,自己现下虽是盛宠在身,可与妃位上的那四位一比,多少也是弱了几分,特别是那个梁贤妃皇上虽已无最初的盛宠,但也一直念惜着,况且如今的皇上可是个多情的,除了已故的陈贵妃,可没见他对谁常情过,所谓居安思危,自己多点手段和保障也是好的,弄个把控的了的主放在身边,拉住皇上的心便也是绝佳的手段,其实也不光是自己,其它各宫的娘娘们不也是如此吗。眼下这个宋雨晴自己要是真的利用好了,将来保不准真真是把利器,今儿怎么也不能让她折损在这宫正司中。”想到这些口中便越发柔声说道:“你别紧张,本宫又没有定你的罪,你也先莫要哭了,在这宫里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你如今只把事情和本宫说说,孰是孰非本宫自有评断。”

听了丽嫔的话,雨晴知道丽嫔还是相信自己的,才略有些安心,强行收住了眼泪,抽泣般的说道:“回娘娘,事情是这样的,奴婢今天来晚了,典正大人本要责罚奴婢,谁成想在奴婢身上却掉下来一个荷包,冯宫女当时便指认这个荷包是她的,典正大人就说是奴婢偷了她的荷包。”

“哦,是这样呀。徐典正可是如此。”丽嫔听完雨晴的回话,用余光扫了一眼掉在地上的荷包,便转身看向徐典正问道。

“确实如此,这个叫宋雨晴的素来就不是一个守规矩的,如今还偷了冯雅儿的荷包,婢子正要处罚与她。”徐典正据实回到。

“那跪着的人可是冯雅儿。”丽嫔没有立刻对此事做出评论,而是突然指着远处的悠然问道。

“回娘娘,她不是冯雅儿,她叫张悠然,也是这批新进宫女中的一人。”徐典正不明白眼前这位丽嫔为何要问起不想干的悠然,便纳罕的回道。

丽嫔又举步来到了悠然面前,低头看了看她,其实她早就在雨晴的口中听说过这个张悠然了,只是没有过分关注而已。今儿倒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她,草绿色宫服上绣着一朵雪白色的玉兰花,高高挽起的髻上插着一只同样是玉兰花图案的钗,当看到这个玉兰花图案时,丽嫔的心里不由一恍,仿佛在自己的记忆中有一个人特别喜欢这个图案,可一时又想不起是谁。她缓缓的晃了晃头,心想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才是紧要的。便将目光再次看向悠然,发现她果真是个长相普通,身量也未张开的女孩,只是这眉眼间却不知为何会带着一份沧桑,周身也散发着与她年龄不符的冷然。

须臾,丽嫔收回了视线,柔声说道:“你为何也跪着呢?”

“回娘娘,奴婢是因为有一事不明,刚刚贸然的走出来向典正请教,自感大不敬才跪在这里请罪的。”丽嫔刚一出声,悠然就知道雨晴今天得救了,她知道单凭自己的能力是无法救下雨晴的,她只能赌,赌这位丽嫔娘娘真的重视雨晴。她知道从她们一进宫,各宫的主子娘娘们就一直关注着这里,今儿事情闹的那么大,丽嫔不可能没有收到消息,若她真的在意雨晴,定会在一时三刻之内赶到,而自己所要做的便是拖延时间,现下看来自己是赌对了。

“哦,是这样呀,既然你知道大不敬,那为何又要问呢。这倒是真真勾起了本宫的好奇心,你且说来听听。”

《重生一品王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